毕业想进“铁路系统”这几个专业一定要关注工作稳定待遇好

铁路系统的被大众认为是难以多得的好工作单位,铁路的五大系统,车,机,工,电,辆,即车务,机务,工务,电务,车辆等五大段,也是铁路的最重要的五大基础。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向前发展,想要进入这样的好单位难度也越来越大了,想进铁路系统,考上交通大学是非常有把握的,上海交大,西安交大,西南交大,北京交大都是我国著名的交通大学,而考进好大学还不够,还要学习相关的专业才行,今天咱们就来了解一下,想要进入铁路部门,学习哪些专业最有希望。

这个专业就属于技术活了,主要是做工程测量、线路维护、工程监理自类的工作,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这个专业对数学和编程或者说是计算机技术的要求比较高,另外还有英语,这方面主要是针对理论研究而言的,不过编程方面也需要一定的英语基础,其中好需要学工程力学,难度不小。但专业就业了很高,且收入也很不错,就是很辛苦。

这个专业属于比较专业的一类了,轨道交通信号与控制专业是教育部特设专业之一,毕业生可在国有铁路各路局、城市地铁公司、各地方铁路公司等部门从事技术开发与管理、工程设计及设备维护等工作。目前开设的学校不多,在华东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中北大学有开设,学习的难度也是比较大的,主要是学习轨道交通信号与控制技术的基本知识和理论,毕业工作不用愁。

但几个回合一交手,孰清孰浊已然分明:比如《纽约时报》近期对乌鲁木齐“4·30”火车站爆炸案、昆明“3·1”火车站袭击案的评价中,“激进分子”“自杀式炸弹袭击”“疯狂砍人”的表述通篇可见——看来人家对恐怖主义定性的现实并不存在异议。

有什么话,咱一次唠清楚。

对于此前屡遭质疑的教培中心,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反恐怖主义法和宗教事务条例,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办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的法律基础也被逐一阐明。

在暨南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院研究员郑亮看来,长期以来,中国的民族和宗教政策,包括反恐怖主义的实践,经常被外界误解。

中方这轮发声的一个关键事实性陈述在于:涉疆问题从来都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而不是什么民族、宗教、人权议题。

“喊话”操作始于几天前。

“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是全球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的一部分,(中国)也在为国际反恐事业做出积极贡献。”就反恐、去极端化问题“玩游戏”,不答应的不仅是中国的14亿人口,还有“整个人类社会的良知”。

有意味的是,与中国官方部门罕见的“8连击”近乎同时,CGTN以两部讲述新疆暴恐的英文纪录片收获了社交媒体上数千万次的观看,相关话题阅读量逾3亿。

总统府不远处,双向二十车道的宽阔马路,马路一端的环岛挂上了中缅两国的国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潘毅 摄)

大家知道,最近,美国国会众议院于当地时间12月3日通过所谓“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而在西方媒体上,把新疆描述成“集中营”遍地、“北京方面在当地发起针对少数民族的镇压运动”等打着“人权牌”抹黑中国的反恐与去极端化工作的“老把戏”,配合得也很密切。

对于新疆这些年究竟发生过什么,国际舆论上的“关注”和“困惑”从没断过。而这回中方力度空前的“有问必答”由头倒也不复杂——

至于未来,今天外交部发言人也很“实诚”地奉上了几句预期——“不管你们(西方媒体)报,还是没有报,不管你们想报,还是不想报,关于新疆的事实和真相都在哪里,铁证如山”。

进入这个国度,仿佛有种走入时光隧道的感觉,而在穿梭回过去的旅程中,尤为不能错过的景色当属“万塔之城”蒲甘。关于蒲甘,有一句经典的描绘,叫做“手指之处,皆为佛塔”。公元9世纪到13世纪,蒲甘王朝的历代君王先后在此建造的佛塔达万余座,现如今保存下来的约有2200余座。去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蒲甘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标志着这一佛教遗迹不再是世遗的遗珠。

目前,全区依法选举五级人大代表61589名(其中少数民族代表42997名、占总数的69.81%),代表全区2500万各族人民群众依法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5个自治州州长、6个自治县县长均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公民担任。2019年,全区少数民族公务员已达91076人,占干部总数的40.24%。其中,少数民族妇女干部占全区妇女干部总数的66%以上。

当前,部分美、西方政客选择对“9·11”一类的惨痛教训做“睁眼瞎”,你跟我讲反恐,我不但不承认,还得借国际人权机制“东风”一用,以“人权自由”作“政治工具”,用在“不是我们朋友的国家身上”。

当然了,虽然CNN和BBC们一个劲儿地表态说“我看不到”,但国外网友们却没少给中国的“新疆声音”点赞:

那事实如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率先给出一组数据:

说起来,新疆成为中国反恐主战场的因由再清楚不过:

传说中的“撒弥天大谎,即趋之若鹜;吐心底真言,则避之不及”成了真,刻意屏蔽也变成最显眼的“在场”:一旦事实不合于“模具”就玩失明,不就是“涉疆报道套路化”的力证?

对于缅甸,很多人觉得她像隐于深山的修士,披着一层面纱,有点神秘,又有点神圣。她拥有非常丰富的旅行元素,山川、湖泊、原始森林、古迹、佛塔和庙宇。

图为缅甸国际会议中心(MICC)(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潘毅 摄)

其实,中国这波涉疆发声能刷屏、能赢得大家的关注与认可,门道不外乎八个字:“实事求是、去偏归是”。

所谓“胞波”关系,就是兄弟关系,同胞关系。“胞波”之说源自缅甸的一个美丽神话。相传太阳的后裔与龙的女儿相爱,龙公诞下三枚蛋:一枚孕育出了中国皇后;一枚触地而裂,演化出宝石之国的缅甸国;一枚则变成了缅甸蒲甘王朝的始祖。中缅双方同是太阳和龙的后裔,同出一源,那便是亲戚,便是同胞。别小看这个“胞波”,这可是我们和缅甸之间独有的“暗号”,只能是对中国人民的专称。

这个专业开设的更加广泛,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培养具有工程技术基础知识和相应的电气工程专业知识,具有解决电气工程技术分析与控制问题基本能力的高级工程技术人才。毕业生的就业面也要广很多,首先是从事铁路部门的系统运行、自动控制等工作,还可以从事电力电子技术、信息处理、试验分析、研制开发、等不同领域内的工作。

位于内比都的缅甸国家博物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潘毅 摄)

CGTN的纪录片末尾说:“你眼中的中国新疆是什么样子,主要取决于你所采取的视角和所交谈的对象”。

中国这次在舆论场上的连环亮剑,正是对于西方媒体“策略”的突破。西方涉疆话题哗众取宠之后往往一哄而散,而以中方独立立场、渠道传播事实,则使涉疆舆论高潮不仅受众甚广、启示也格外多:

这个专业多见于专科,并不是只有高学历的人才才能进入铁路部门,其实专科生只要选对了专业也是有很多机会的,高铁乘务专业是培养高铁乘务员的专业,需要中职、大专学历才可升上高铁乘务员。一般学习的课程也比较实用,比如高铁英语、中国旅游地理、高铁客运服务流程训练,高铁客运服务礼仪等等,毕业以后工作也容易对口。

图为缅甸国际会议中心(MICC)(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潘毅 摄)

而在参与管理国家事务、自主管理本地区民族事务的“当家做主”权利外,新疆地区公民的宗教信仰也全无阻碍。

一来真正要关心和了解新疆问题的人,可以先看过纪录片、发布会再发表看法;二来既然反恐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中国反恐的“本来面貌”也应让更多的国家知晓。

12月9日,国新办举行介绍新疆稳定发展有关情况发布会

外媒动辄“上百万甚至两百万”的学员数量猜测在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看来“纯属捏造、毫无根据”。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

CGTN特别呈现《中国新疆,反恐前沿》

今年是中缅建交70周年,一连串的亮点数据足以展现中缅“胞波”情谊历久弥新,未来两国将如何打造和睦相处合作共赢典范,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从1990年到2016年,新疆发生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伤亡、巨额财产损失。如此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反宗教的行径威胁之下,中国开始了维系社会稳定、民族团结所必需的反恐与去极端化工作。

总结:以上便是学长为大家盘点的,容易进入铁路系统的专业,如今我国的高铁建成面积越来越多,对于从业人员的需要也越来越多,进入铁路系统工作也是很有前景的。

中国在新疆做了哪些事?是否侵犯了少数民族人权?“拘留所”让上百个儿童失踪、被迫与父母分离?针对国际上一些朋友“异常”关切的问题,这轮“官方发言”也一一回应,给足了猛料。

其实,“胞波”展现的是中缅双方对对方的强烈认同感,更是对二者关系的最好诠释。20世纪50年代,中缅共同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为国际关系史上的重大创举。60多年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已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为两国关系发展增添了历史厚重感和时代使命感。

真正关切新疆问题的朋友们都了解,一系列预防性反恐与去极端化措施落地以来,新疆连续3年没有发生一起暴恐事件。

谎言终究改不了真相,就像乌云遮挡不了太阳。

“这其中原因之一是这些政策和措施通常以文件语言存在,同时相关的研究也主要集中在中文世界里的各类学术论文当中,因此很难为外界充分理解和传播。”

截至目前,CGTN YouTube官方账户上发布的两部纪录片已有逾20万次播放量、数千条评论,但一贯热衷于吃瓜围看各类涉疆新闻的西方媒体,此番竟选择了集体沉默。

如今西方舆论场内流行这样一种“新疆逻辑”:中国新疆的反恐政策在执行过程中,会侵犯到人权与宗教自由,为了不“丧尽天良”,所有反恐措施都得及时叫停。

新疆现有清真寺2万多座,伊斯兰教教职人员2.9万余人,自治区地州市、县市区的各级伊斯兰教协会一共有103个;开办伊斯兰教经学院及喀什、和田和伊犁等8所分院和新疆伊斯兰教经文学校;

沿途可见的欢迎标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潘毅 摄)

如今,“胞波”情谊更是体现在了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中国对缅累计投资额占缅甸吸引外资总额的25%以上。2017年至2019年,中缅两国政府互办文化活动,每年派出文化互访团组接近50个。到2019年11月,中国游客入境缅甸的人数已近80万人次。

这轮“以正视听”,不仅让国际社会进一步看清了新疆问题的真相,还以一招化骨绵掌,让有些人的选择性失明、虚伪“双标”碎了一地。

信教群众获得宗教知识的途径在不断拓宽,翻译出版了汉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等4种文字的《古兰经》;穆斯林朝觐功课得到充分保障,每年安排包机组织穆斯林群众前往沙特阿拉伯麦加朝觐。

当车再往内比都市中心开,您会发现在政府办公区、议会办公区的路边,随处可以看到“热烈欢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缅甸”“中缅友好合作不断发展”等标语。就在这其中一个标语的对面,记者发现了一幢恢弘的建筑。您猜是什么?就是国际会议中心。据了解,这是内比都召开大型国际会议的场所,先给您透露个消息,习近平主席此次的部分活动也是在这里举行。不瞒您说,这个国际会议中心和中国人也颇有渊源,它是中国工程技术人员设计建造的。

业内人士称,两部短片在不唤起居民“创伤性记忆”的前提下,向国际社会适度公布了恐袭现场画面,旨在回溯新疆反恐的逻辑起点。

先有美众议院通过涉疆法案后,外交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国家反恐办等8部门发出连环回击;后有CGTN两部大尺度新疆纪录片引得全网轰动;今天,国务院新闻办还特别举办了一场介绍新疆稳定发展有关情况的发布会。

在这儿记者给您普及一个名词,叫“胞波”。

今天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还给众人透露了个小细节:新疆各级政府持续改善清真寺公共服务条件,不仅给寺里配齐了水、电、路、气、讯、广播电视、文化书屋,为了方便信教群众做礼拜,还提供了医药服务、电脑、电风扇或空调、消防设施、饮水设备、鞋套、储物柜……

他表示,目前,新疆参加“三学一去”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政府帮助下实现了稳定就业;接下来,还会有部分针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的教育培训,供有提高素质愿望的新疆基层干部群众自由选择。

外国网友就CGTN新疆纪录片的评价截图

代表们走出新疆人民会堂

进入缅甸就像进入了时光隧道,但这隧道可不是单程的,这不,体验了“过去”,记者再带您来缅甸首都,内比都的“当下”看看。如果您是乘车进入内比都,那么进入的一瞬间,您马上就会被这座城市的辽阔所震撼。双向二十车道的水泥马路,整齐划一的路灯,种满大树的隔离带,交叉路口漂亮的大转盘,细节之处尽显气派。

说起中国,再过几天就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对于缅甸人来说,泼水节是他们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中国人过年要放鞭炮、吃饺子、全家围在一起看春晚,缅甸人民则相互泼水代表祝福。

在最近1/4个世纪里,还没有什么可与恐怖主义“比肩”,彻底粉碎西方世界关于后“冷战”时代全球秩序的一切乐观想象;对于超越民族、疆域甚至攻击对象区隔的绝对暴力,一些国家也早就有过血泪教训。

这首歌,是上世纪70年代歌唱家李谷一演唱的一首歌,这首歌的词作者是陈毅。1957年12月14日,陈毅元帅在陪同周恩来总理访问缅甸时撰写诗《赠缅甸友人》,之后这首诗被铭刻在滇西瑞丽中缅边境的纪念碑上,见证了源远流长的中缅“胞波”情谊。

“稳定”红利释放之外,根据中方近期在多个渠道的公开表态,自治区成立64年来,经济总量增加了80倍,仅2014年以来就有近300万贫困人口脱贫,2018年,新疆实现地区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6.1%,旅游业呈现井喷式增长,刚刚过去的2019年前十个月,有2亿国内外游客见证了真实的新疆。